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

365角色问卷

患得:

写在前面


不论你是个作家或是角色扮演者,你都可能因为需要不断塑造原创人物而发愁。基于这一点,有时通过为自己的人物回答一些新奇的小问题,可使她鲜活起来。这本书包括了365个类似的小问题,对应着一年中的每一天。你可以仅仅为了回答问题而创造各种随机人物,就好比写作练习;你也可以此让一个已经存在的人物更为生动。


找到今天的日期并回答那个与你人物相关的问题。此外,也可以翻到任意一页,回答一个你无意间看到的问题。再或者,你可以浏览所有问题,找一个合你心意的来回答。有时你需要通篇浏览以找到那些能启发你的问题,但有时,最佳的途径是通过回答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无心插柳柳成荫。...

【霹雳日月】子不语

1~7章   后续大纲
有小天使问我后续,我整理了一下,把大纲和前面章节都放出来了。
我退坑的时候,官方一直在刷素风婚礼。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萌了一年多的cp就是个笑话,他们有什么真情实感吗?
有,但也只是兄弟情。
被官方打醒的感觉不好受,所以我选择退坑。但是我还有坑未填完,对不起看文的小天使们。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小透明写手,发文也没有评论,也没有人看。看到过了一年多还有人记得我这个坑,说真的,我很开心。
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

【霹雳日月】疯狂霹雳城

看到微博有小天使和我求这篇,有时间就从文档里扒拉出来了,这篇是我16年时写的文,那个时候才刚刚写文,逻辑混乱,言辞匮乏,不过也是对日月还有布袋戏最狂热的时候。
唯一亮点大概是设定了,疯狂动物城的AU,对应每一个角色兽化。但是霹雳是个很庞大的世界,我的笔力不够所以到最后也没有写好。感谢小天使不嫌弃。
补档
雷,全员兽化,傻白甜ooc,请勿深究。

【杂谈】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

虽然是一开始就没有结果的,但是刹那辉煌足够美丽了

林朵:

进行同人写作越久,愈发察觉,同人写作与恋爱之间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与开始一段恋情相同,绝大部分同人创作的原点都是爱。对原著的喜爱,对角色的喜爱,对人物互动关系的喜爱,一见钟情者有,文火慢炖者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者亦有。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创作的欲望往往来得山崩地裂,气势汹汹,绝对是个感性完败理性的狂热场面。



一时间,写手也同陷入热恋之人一般,眼前烟花齐放,耳边钟鼓齐鸣,脑子里脑洞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那些脑洞里包含着的,是期冀,是幻念,是对未来种种无...

我埋泉下泥销骨【CP什么的请不要在意了】

梦蛇后续段子

煌煅子:

梦蛇带球跑的后续,嗯,关于那位神秘地君的脑洞?汤姆苏突破天际,彻底跑题。



一、关于医闹的问题


神蛊温皇悠然倚靠在身后柔软厚实的软垫之上,却听得灰衣地君轻笑一声,漫然回道:“痛而生惧,痛而生怒。惧则气下,伤肾,怒则气升,伤肝,七上八下,伤胎。”——by写了一千字只剩这句话的作者君



清平镇是中原地界上一个虽然山清水秀,却还远够不上人杰地灵的小小城镇,不甚繁华,却也绝算不得荒僻。


中原地大物博,比清平镇繁华富庶的城镇比比皆是,然而有一句话叫枪打出头鸟,还有一句话叫出头的椽子先烂。...


(赤云染X五色妖姬)邀君话荒唐【没能用上的片段】

时间太久了……我都快忘了自己曾经还挖过坑

煌煅子:

很久没更新了,突然翻出来的片段,正文没用上,就先扔着吧。



明月,清风,杏花,醇酒。


葱白的指自纯白镶红的衣袖下探出,文雅秀致的捏住羊脂白玉的酒盅,道者安静的垂了眸,将琥珀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一片落花飘忽间擦过赤云染纤长浓密的眼睫,稍顿了顿,又继续向下落进一片云雪堆砌的长发。


盈盈的目光落在道者月色中分为沉静秀雅的侧颜,又落在她举杯就唇的刹那,略微扬起头时,那段修长白皙的颈项。


子衿半倚在赤云染肩头,探手又替她斟满手中的酒盅,瞥一眼不远处横陈满地的酒坛,轻笑一声...

关于写同人的套路

需要

汤姆的小糖豆:

希望现在看还来得及😝😝😝


烟熏鲨鱼:



最近跟朋友聊天聊到,就想分享一下自己这些年在长期抗争OOC道路上总结出的一些谋篇布局小套路,和一些分析原作的小技巧。



当我有一个梗,想要扩展成一篇文,成篇的流程一般是这样(以AU文为例):






第一步:写一个短小的摘要。不考虑是否符合原作的设定,仅考虑它作为一个故事,是否大致满足三幕结构,是否有引人入胜的冲突。比如看完迪士尼《小美人鱼》的时候,如果我想要写这样一个神兄弟paro,那么仅考虑原片结构...

露寒


半月前我闻南海天降异石,欣然前去。
归来时,行至邙山,天降大雨,我找了一处凉亭避雨。
未想凉亭中还有位白衣剑客,他怀中抱着长剑,正看着亭外雨帘发呆。
出于职业习惯我多瞧了眼,心中顿生趣味,那人怀中的剑正是出于我手。
我是一个铸剑师,曾为铸那把剑,寻了三年材料,又费尽心思引来地火淬之,花了半年塑好剑胚。一年前,恰逢有人在那时来求剑。
想起青年投身剑炉时一瞬间的坚定满足,飞蛾投火般灿烂夺目,我不禁笑了出来。
有趣,经我手诞生于世的名剑,让我看看你所选的主人吧。

“此剑名为寒露,取北疆的天外陨铁所铸,长三尺四寸,重五斤四两,剑身沾血不粘,自沁寒露濯洗。”
剑客闻声回头,他生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带着初春新草般勃勃...

师门天下第一·大师兄篇

注:此文为多人联文,欲知其他故事,请关注二师兄篇,三师弟篇,以及小师妹篇。

肆、黯霜雪
萧远青极少生病,这一病便是昏天黑地的,他隐约听到陈齐一的声音,想回应嗓子眼却和哽了块石子样,又疼又痒半天发不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将他扶起,掐着他下颌灌进了汤药,汤药的味道腥咸苦涩,恶臭逼人,萧远青呛了一口,剧烈咳嗽起来,他全身颤抖,似乎要把心肝肺都一并咳出来。
耳边窸窸窣窣,像无数声音在脑子窃窃私语里,晕晕沉沉的脑子和喉头泛出的铁锈味和恶臭让萧远青的心情变得极差,他恨恨的想,师傅你的汤药不管过多少年,味道都是这么恶心……
灵虚子熬的汤药,萧远青小时候没少喝,效果虽好,味道却是一言难尽。用小师妹的话来说,就和...

(赤云染X五色妖姬)邀君话荒唐【十六】

被翠翠萌到~快带媳妇回去领罚吧~

煌煅子:

章十六、凭君莫话封侯事


“这么多人……”白衣的道者垂手挽起镶着赤红滚边的袍袖,此时棋盘已经升的极高,周遭云霞生变,流风呼啸。敛目垂眸,那些原本站在棋盘之下仰首观望的人群,已经变成冰天雪地漫目银白里四散星罗的小小黑点,“云染以为至少能与尊者手谈一局。”


有一片流云被呼啸的烈风推着穿过翻飞的斗篷,只听得骨铃声声,悬丝一挂自半明半晦的兜帽之下幽幽响起,又被更凛冽的风霜吞没。良久,那个若隐若现的黑色阴影下才传来一个冰冷得似要将这漫天风雪缥缈流风尽数冻结凝固的声音,淡漠空旷得在天地间悠悠回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者好气魄。...

1 / 4

© 孤月衔鹤 | Powered by LOFTER